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沪上愚妇

忙中偷闲,营建一片精神的自由地。

 
 
 

日志

 
 

知识分子的下放与文化的生命力之瞎侃  

2014-01-09 11:3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月前去湖北美术馆看著名艺术家、美术史论家兼著名出版人卢甫圣的画展,说实话那些巨幅的抽象大写意以及画下编配的晦涩拗口的古文字,我真的没怎么没看懂,除了三两幅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想象略解大意。倒是他关于文化与艺术的论述有些见地,随手用手机拍了些。

         过后我一直在想,文化的受众到底是大众还是小众?艺术到底是一种手段还是一种素养?

        夏天去了黑龙江博物馆,感叹于它内容安排的丰富性和群众性,感叹它于周末免费送票窗口的人头攒动。心想湖北省武汉市的各大文化场馆何时能有如此的景象?这个秋冬倒是有许多场馆开放,十一月去了躺武汉美术馆,冷清寂寥。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画展还有几个人在流连,却多是上了年纪的怀念那个时代的老人。一些现代派的艺术元素充斥的年青一代作者的画作,看了也让人感觉矫情和不知所云。用同行者某艺术家的言论就是不接地气。所以难怪!

         前天,在江南大学学艺术设计的女儿寒假归来,跟我谈起毕业后的去向和选择,她也是忧心忡忡:我们的学哥学姐多半出国了,留在国内的也多半改行自己发展,我们老师做的那些创意产品,只在学生中有市场。我反问:你们老师教的东西和你们所做的东西是不是离大众的生活太远了?她的回答是:普通人的欣赏格调和水准太不敢恭维了!于是就形成一个两难结构:艺术这个独特的文化元素成了一部分人的表达手段,而不能成为生活中人们不可或缺的一种基本素养!

         一直想不清楚!今天突然看到我敬仰的台湾学者蒋勋一段经历,觉得颇为对胃口。20年前蒋勋在在高雄给贩夫走卒讲《红楼梦》,讲了4年,每周去高雄待两天,周六、周日从早上9点讲到下午5点。那些听众跟他说,听完课去卖菜,觉得菜场里好像都是《红楼梦》里走出来的人。这真的很难得,这就是我很喜欢的过去文化和庶民的关系。蒋勋还举出许多实例,比如元朝很多人不能做官,就在民间做出很多好东西。关汉卿如果在宋朝可能就考试做官了,元朝有一段他没有机会做官,就混在戏班子里,所写出了感天动地以《窦娥冤》。

        文化载体,一如文字,越用越成功。一些承载着深厚文化意蕴的名画、名居、名。。。长期被养在深闺,远离大众,一些艺术大师的作品高高在上,独品独享,他们的命运无外乎两种:要么高不可攀,要么无人问津。相反名画《蒙娜丽莎》被人到处用,反而天天有人要去卢浮宫排队看它。这就是文化艺术与庶民的辩证关系,这其中知识分子对文化的理解与传播意义重大。

         知识分子想自己和作品的生命力长久,所以还是走下来的好。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