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沪上愚妇

忙中偷闲,营建一片精神的自由地。

 
 
 

日志

 
 

生活在月亮之上  

2010-12-26 16:27:37|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偶尔看看江苏台的《非诚勿扰》,看着那些年轻的面孔,琢磨他们的择偶观和我们当初有什么不同。看过几期,感觉男人多关注漂亮的女生,哪怕弱智一点,无能一点;女人多选择事业有成的男士,哪怕年龄大一点,相貌丑一点。这样的选择无可厚非,也符合人性,男人的智商加上女人的容貌,多美妙的组合呀!但是天随人愿的时候总是少之又少。现实中更多的是容貌平凡、事业平凡的男男女女。

有几类嘉宾令我印象较深:一类属凤凰男,他们出生贫寒,不善谈吐,都有过艰难奋斗的经历,或正在艰难奋斗中,他们甚至承载了太多的家庭责任,他们也赢得了女嘉宾的敬仰的眼光,但他们都不能作为婚姻对象被选择;一类属个性男,他们醉心于自己的专业或某个兴趣领域,深居简出,不懂生活情趣,不被社会认同,把婚姻大事寄希望于这电视速配,可想而知在这个经济社会,他们能如愿吗?一类是外强中干女,他们表象强势实则内心脆弱得不堪一击,渴望一个能理她包容她的男人来征服她,我看男人多半怕这样的女人,结果不言自明;一类过分自我女,对所有男嘉宾都冷眼旁观,评头品足,甚至给人家速配,他们不像是来征婚的,倒像是个请来的评委,所以一期期下来,最后留下的总是她们;一类就是无厘头女,大胆、狂野、无厘头的高自信,对认准的男士死缠乱打,直至男士抱头逃跑。。。。。。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直到上一期,一对年轻人的牵手成功让我感概不已。

男嘉宾张煦一上场就抓住了人的眼球:格子布帽,格子羊毛背心外休闲西装,下配中裤,黑色的宫廷袜及膝,袜子和裤腿间有一段光腿外露,手里抓一根他亲手制作的真皮腰带(送给他意中人的),纯粹的英伦风格,整个人一直很随意以舒适的方式站着,有些嬉皮,有点玩世不恭。紧接着的介绍中,得知他是一名手工鞋匠,以前还想过做铸剑师,曾经做过健身教练,35岁之前尝试遍自己所有喜欢的工作,打算35岁以后在找个稳定的工作。他都不会上网,平时休闲方式就是看书:想睡了看英文,不想睡了看小说,精力好时看哲学。他说不允许自己只是脸上长皱纹,头脑里却什么也不长。梦想是80 岁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初听这话,觉得这人脑子有问题。仔细一想,他才是一个真正为自己活着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我喜欢这个年轻人!在工业化般批量生产的职业需求和人才需求的今天,这个追求个性张扬的年轻人让我眼睛一亮。我看见大多数女嘉宾以看热闹或者看另类的眼神看着他,我很想看到一双为这个男人发光的眼睛!最后那个31岁的女一号,一个企业经理助理,一个漂亮的文艺女惠菱和张煦牵手成功。在场的所有人为他们祝福,我想一定不乏有人在心里嘀咕:看他们能牵手多久!?

女人都希望找到成功的男人,似乎这样才是幸福快乐人生的开始。在一般人的心中,张煦那么自我,他这样的人喜欢追求新鲜和刺激,难得对一件事有持久的兴趣,他想要的是自我的快乐,但不一定让他的妻子和家人幸福和快乐!那么这样的逻辑推论得出的结论是:惠菱是个感性而美丽的女子,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来成全丈夫的快乐(幸福是有物质基础的这个命题对吗?)!人们看好的不是他们的幸福,更感动于他们对彼此的选择。

由这对年轻人的牵手当场就引出了关于成功与快乐的话题,这让我想起了毛姆的小说《月亮与六便士》。查理斯是伦敦成功的证券经纪人,温婉的妻子、优秀的儿女,生活似乎没有什么令人不满足的。但他在40岁的时候留下一句话“我不回来了”,便只身前往巴黎学习画画,住廉价的旅馆,吃粗鄙的食物。后来自我放逐到一个风光美丽的小岛塔西提岛,远离现代文明,娶土著女子为妻,终日埋首创作。世人不解,疾病潦倒他都不在意,最后临死他要土著妻子把他所有的巨幅画作和房子都烧掉,不求留名于世。按照一般意义的成功标准查理斯是个失败者,死时默默无闻;按照一般意义的道德标准,他是个自私的人,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然而我们却无法用一般的标准来衡量。小说的题目《月亮与六便士》带有隐喻:月亮象征精神世界,它在高高的天空用柔和的光照亮了世界,六便士散发着铜臭的市侩气,是凡俗世界的象征。对查理斯来说,生活的意义不在于六便士的物质层面的生活和享受,而在于月亮所代表的超然物外的精神境界。查理斯像“一个终生跋涉的香客,不停地寻找一座可能根本不存在的神庙。我不知道他寻求的是什么不可思议的涅槃”。如果我们抛开成功和道德的标准来评价他,我是十分敬佩和折服于他那决绝坚定的行为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查理斯是快乐的,他的后半生做着他喜欢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查理斯是幸运的,他找到了他的涅槃之地——塔希提岛。这里是真正意义上的归宿:远离工业文明,人际关系简单,人们离阳光、土地很近,一派天然。通过阅读《月亮与六便士》,我感到查理斯在诘问我们:当我们沉浸在丰饶的物质所堆砌的甜腻的幸福中时,是否能感受胸腔中的那颗心正在因窒息而慢慢枯死!如果灵魂需要痛苦来唤醒,来滋养,我们是否能像他一样即便承受孤独和困苦,也要为灵魂求得一面自由的帆,远扬出海,只为看那壮阔的风景。。。

回到前面话题,我不知道张煦看过毛姆先生的这部小说没有,很显然他比先生笔下的查理斯更早知先觉,张煦的人生态度无疑让我看到了一线曙光,他在自主自觉的寻找着自己的快乐之源,也许他这辈子与成功无缘。幸运的是他还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爱人——惠菱说她只要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明天开始,放马劈柴!我祝福他们的同时,也希望惠菱能真正的理解张旭的精神需求,和他一路甘苦与共,走向生命的终点,哪怕一世贫穷,因为你们的精神世界是丰满的,你们的灵魂是洁净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