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沪上愚妇

忙中偷闲,营建一片精神的自由地。

 
 
 

日志

 
 

“高兴”其实不高兴  

2008-01-13 13:38:42|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又看了贾平凹的小说《高兴》——一部解密都市拾荒者命运的新作。

贾平凹说:我写了《废都》,也写了“废乡”《秦腔》,现在这部《高兴》是“废人”。“废人”的意思是这一两代农民的利益可能要被牺牲掉。

小说中所有的人物都来自现实生活,所有的人物经历和细节都在现实生活里发生过。他们的原型大都还在西安那个古都艰难的生活着。

高兴是个人名,但在作者的构思里,他是离开土地后在城市里谋生存的一个群体的代表。刘高兴梦想做城里人,他的衣着、行为、思维方式、处世哲学都不同于一般农村人,他还卖了一个肾给城里人。他用农村人的诚实、聪明、乐观、幽默和坚强,与城市磨合,跟城市斗志斗勇。他是农村人中的人尖尖。他把给城市人献出的一个肾看作这个城市理所应当接纳他的砝码。可惜城市并没有理会他的这些一厢情愿,城市的面孔是冷漠。

刘高兴是个清醒的新式农民,因而他的痛苦也比其他农民更深。他清楚中国农民社会地位低下、生活贫困,进城干的都是最脏最累的活儿,还要受人歧视,他的自尊、敏感是必然的。他对五富、黄八等人身上的种种不足看得很清楚,对他们的破坏、自私、使强用狠也看不惯。

他不甘于过这样的生活,他向往城市人的生活,比如他向往城市里的女人,他生活习惯的洁癖,他希望有西安户口,有好的工作和自己的房子,他为此挣扎奋斗过;但是他又很清醒地知道,自己的想法只是一个梦而已,现在最基本的生存条件都保障不了,因此他有些自嘲。

 刘高兴在城市的角色是拾荒者,而城市给孟夷纯的社会角色是性工作者。

孟夷纯来城市的目的,也只是挣钱。他跟许多农村出来的年轻女性那样,没有文化,没有技术,更没有门路,只有几分姿色。挣了钱,不为自己,而是寄回老家,给老家的警察做缉捕杀死她哥哥凶手的办案经费,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寄一次钱,每一次的数目成千上万。警察拿了她包含血泪的钱,南下北上,却一次一次让她失望,没有结果。谁说得清,这些钱是不是被那些警察用来吃喝玩乐、旅游观光了?倘若是,孟夷纯的梦恐怕永远无法实现。
    
作为光棍汉的刘高兴,他来城市的目的,除了找到另一个肾、挣了钱做城里人,另一个目的是寻找他的爱情。他用鞋子般的真诚跟美发店里打工的孟夷纯相识、相知,他们的爱情虽然有一点点浪漫色彩,可那仅有的浪漫是沉重的,颜色灰暗,迷茫痛苦。

与刘高兴比较起来,同样从清风镇出来的韩大宝和刘高兴的侄儿良子凭他们冷硬奸猾的心机,占据这城市的某个层面,活得人五人六。原来,要在城市活下去,大概首先得摘除良知、正义、同情和怜悯,城市不属于善良、真诚,城市的人性是扭曲的。(现代文明是否意味着人性的颠覆?)

 跟刘高兴一起出来的五富是刘高兴的保护对象,刘高兴非常负责地保护着他。五富没有做城里人的愿望,他到城里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多挣几个钱,使妻子和三个儿子过得好一点。他很实沉,对生活没有太多的期望,更没有太多的幽默,因此他比刘高兴活得屈辱得多。他是刘高兴不可或缺的伴儿,他需要刘高兴,没有刘高兴,他在城市里混不下去;刘高兴也需要他,他是另一个老实到家的刘高兴。

小说还写了跟刘高兴一起拣破烂的人:爱发牢骚的黄八、粗俗的杏胡夫妻。他们都来自农村,生活也非常艰苦。当听刘高兴介绍孟夷纯的遭遇以后,都显出极大的同情心,他们按时捐钱,攒起来,由刘高兴交给孟夷纯。钱不多,却是厚厚一份心意。善良的人性在他们朴素的行动上,熠熠生辉。
   
作者最后还在《后记一:我与刘高兴》中说:在大都市里,我们看多了一个庆典几千万,一个晚会上百万,到处张扬着盛世的繁荣,或许从这些破烂王的生命状态和精神状态里能摸出这个年代城市不能轻易触摸到的脉搏。

作家关注时代、关注现实,是时代的大幸,也是作家应尽之责。刘高兴不仅代表一个阶层,从他能识文断字甚至读得懂、理解得到锁骨塔上的碑文看得出来,他还寄托着作家的人文意识,作家通过刘高兴这个人物向这个时代提问,对这个时代进行思考。因此,小说的主人公刘高兴生活贫困,精神却饱满,正好跟城市(或时代)物质丰富而精神匮乏形成鲜明的对照。

小说的沉重、所引起的反思应该就在这里。面对农村,我们应该反思,怎样才能使农村物质更丰富,只有物质丰富以后,才能有更多、更健康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在农村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面对日益物质化的城市,我们必须关注一天天在流失、减少的精神层面的东西。一座城市,如果失去了精神、失去了灵魂、失去了向往和追求,将是野兽的乐园、畜生的天堂。

 生活中的刘高兴们常常被生活的艰辛压迫得无暇反思命运的悲剧本质,但他们仍然一天天地活着,黄连树上弹琵琶,苦中作乐,得不到高兴,但仍然高兴着,而且越沉重越轻松。也许这就是麻木,是精神胜利法,当然更是含泪的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